作为一个文盲也要好好学习

咸鱼次粮,产粮全看心情,文笔渣文风废。

从终焉的世界

1.刀子!刀子!刀子!

2.别说了OOC归我

3.灵感来自于终わりの世界から这首歌,列表循环到这首歌感觉超好听,一看歌词瞬间有了灵感,设定是格瑞有时间跳跃的能力,能跳跃世界线,但是只能跳跃平行时空或者回到过去,不可以跳跃到未来的时间线。还有就是如果处于其他的时间线,等于暂时代替其他时间线里的自己,如果被那个世界发现是不属于这里的存在,会被抹杀存在。但是对于金来说,每个世界线的格瑞都是唯一的存在,所以如果另外一个世界线的格瑞代替了这个世界线的格瑞,对于金来说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线的格瑞等于是陌生人。

歌词有一句为了配合剧情改成了“年长而又帅气的男性”,日文不会拼就原文放在那里了QAQ

 

笑(わら)い合(あ)えるってすごく幸(しあわ)せなこと(能互相微笑是一件幸福的事)

それをきみから教(おし)えてもらったんだよ(是你教懂我这件事的)

小(ちい)さな时(とき)からなんでも知(し)っていて(从小时候已经什麼都知晓)

きみの趣味(しゅみ) その理想(りそうに)に合(あ)わせようとした(为了想办法配合你的趣味 你的理想)

そんなきみがこっそり教(おし)えてくれた(而你悄悄地告诉我)

好(す)きな人(ひと) 年上(としうえ)の绮丽(きれい)な女性(とさい)(喜欢的人 是年长帅气的男性)

 

“格瑞你笑一个好不好”金发的少年看着万年不变的面瘫脸,很想伸手帮他扯出一个微笑,但试了很多次都失败了,最后只能沮丧的撇着嘴盯着他。

“你,好吧”看到自己的发小在旁边委屈的嘟着嘴,格瑞小声地说了句“真是个笨蛋”,努力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这样可以了吧。”

“哇,格瑞你笑了啊!”

“没有”

“你就是笑了”

对于自家发小乐此不疲的让自己露出微笑,格瑞并不是很能理解他的脑回路。从小金就是一个让格瑞头疼的存在。

“格瑞和我一起玩嘛!”

“格瑞我告诉你今天姐姐做了蛋糕,你要不要一起吃?”

“格瑞下次我们去那里玩吧!”

“格瑞你笑一个嘛!”

“格瑞你······”

从一开始的不能适应到现在的勉强配合,格瑞感觉好像自己早已习惯了那个金发少年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习惯了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带着笑意看着自己,习惯了那头看起来蓬松让人很想摸一把的金发,习惯了他一直乐此不疲让自己露出微笑,习惯了那声“格瑞”。

看起来冷漠而又世故的少年并不懂得喜欢是什么,或许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渺茫而又神圣的存在。喜欢金?好像不对。不喜欢金?好像也不对。

但是每次看到那双笑意盈盈的一整片蔚蓝色天空,他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去抚摸一下那双眼睛。因为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和毫无保留的,来着这个世界给他最初的善意。

“真是个笨蛋。”看到他因为姐姐的蛋糕而满心欢喜的笑容和因为不小心烦了错惹姐姐生气而委屈难过的脸,格瑞一边肺腑少年的粗神经一边又小心翼翼不留痕迹的替他解决困扰他许久的麻烦事。

或许这样的日子也不错,看到身旁还在因为自己笑了一下而在那里傻乐的少年,格瑞突然觉得:我应该是喜欢他,喜欢金。他喜欢这样简单的日常,喜欢那个少年身上有着他向往的阳光和自由,喜欢那双干净的眼眸。

我好像真的习惯了有他的生活了呢。

那喜欢上一个笨蛋的人,应该也是一个傻子吧。

那我姑且做一个傻子喜欢他好了。

 

 

“格瑞你有喜欢的人吗?”某一天沉默的少年突然被问起这个问题,但还没等他想说“有”的时候,就听到那个声音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最喜欢的是姐姐,但是我发誓格瑞你绝对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你有没有想要作为恋人喜欢的人?”听到那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除了一点点高兴,更多的是格瑞说不出的苦涩:只是最好的朋友啊。如果他说没有,那我是不是还有作为他“最好的朋友也是喜欢的人”的权利?

“有啊”

“谁?”

“嗯,比我高年龄比我大长得很帅。”

“是吗。”

或许傻子就不能喜欢上一个笨蛋呢。格瑞苦笑着把那句“我可以喜欢你吗”默默收回心底。





发个刀还分期的我也是佩服自己,毕竟老年人修仙修不动了准备睡觉了,大概等我睡醒肝几个小时作业在补全下面的剧情QAQ

评论(8)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