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文盲也要好好学习

咸鱼次粮,产粮全看心情,文笔渣文风废。

【瑞金】从终焉的世界

这次写完发个完整的,如果看到前面没有【瑞金】这个表示的,那是我写了一半就发的开头。

1.刀子!刀子!刀子!

2.别说了OOC归我

3.灵感来自于终わりの世界から这首歌,列表循环到这首歌感觉超好听,一看歌词瞬间有了灵感,设定是格瑞有时间跳跃的能力,能跳跃世界线,但是只能跳跃平行时空或者回到过去,不可以跳跃到未来的时间线。还有就是如果处于其他的时间线,等于暂时代替其他时间线里的自己,如果被那个世界发现是不属于这里的存在,会被抹杀存在。但是对于金来说,每个世界线的格瑞都是唯一的存在,所以如果另外一个世界线的格瑞代替了这个世界线的格瑞,对于金来说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线的格瑞等于是陌生人。

歌词有一句为了配合剧情改成了“年长而又帅气的男性”,日文不会拼就原文放在那里了QAQ

 

笑(わら)い合(あ)えるってすごく幸(しあわ)せなこと(能互相微笑是一件幸福的事)

それをきみから教(おし)えてもらったんだよ(是你教懂我这件事的)

小(ちい)さな时(とき)からなんでも知(し)っていて(从小时候已经什麼都知晓)

きみの趣味(しゅみ) その理想(りそうに)に合(あ)わせようとした(为了想办法配合你的趣味 你的理想)

そんなきみがこっそり教(おし)えてくれた(而你悄悄地告诉我)

好(す)きな人(ひと) 年上(としうえ)の绮丽(きれい)な女性(とさい)(喜欢的人 是年长帅气的男性)

 

“格瑞你笑一个好不好”金发的少年看着万年不变的面瘫脸,很想伸手帮他扯出一个微笑,但试了很多次都失败了,最后只能沮丧的撇着嘴盯着他。

“你,好吧”看到自己的发小在旁边委屈的嘟着嘴,格瑞小声地说了句“真是个笨蛋”,努力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这样可以了吧。”

“哇,格瑞你笑了啊!”

“没有”

“你就是笑了”

对于自家发小乐此不疲的让自己露出微笑,格瑞并不是很能理解他的脑回路。从小金就是一个让格瑞头疼的存在。

“格瑞和我一起玩嘛!”

“格瑞我告诉你今天姐姐做了蛋糕,你要不要一起吃?”

“格瑞下次我们去那里玩吧!”

“格瑞你笑一个嘛!”

“格瑞你······”

从一开始的不能适应到现在的勉强配合,格瑞感觉好像自己早已习惯了那个金发少年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习惯了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带着笑意看着自己,习惯了那头看起来蓬松让人很想摸一把的金发,习惯了他一直乐此不疲让自己露出微笑,习惯了那声“格瑞”。

看起来冷漠而又世故的少年并不懂得喜欢是什么,或许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渺茫而又神圣的存在。喜欢金?好像不对。不喜欢金?好像也不对。

但是每次看到那双笑意盈盈的一整片蔚蓝色天空,他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去抚摸一下那双眼睛。因为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和毫无保留的,来着这个世界给他最初的善意。

“真是个笨蛋。”看到他因为姐姐的蛋糕而满心欢喜的笑容和因为不小心烦了错惹姐姐生气而委屈难过的脸,格瑞一边肺腑少年的粗神经一边又小心翼翼不留痕迹的替他解决困扰他许久的麻烦事。

或许这样的日子也不错,看到身旁还在因为自己笑了一下而在那里傻乐的少年,格瑞突然觉得:我应该是喜欢他,喜欢金。他喜欢这样简单的日常,喜欢那个少年身上有着他向往的阳光和自由,喜欢那双干净的眼眸。

我好像真的习惯了有他的生活了呢。

那喜欢上一个笨蛋的人,应该也是一个傻子吧。

那我姑且做一个傻子喜欢他好了。

 

 

“格瑞你有喜欢的人吗?”某一天沉默的少年突然被问起这个问题,但还没等他想说“有”的时候,就听到那个声音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最喜欢的是姐姐,但是我发誓格瑞你绝对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你有没有想要作为恋人喜欢的人?”听到那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除了一点点高兴,更多的是格瑞说不出的苦涩:只是最好的朋友啊。如果他说没有,那我是不是还有作为他“最好的朋友也是喜欢的人”的权利?

“有啊”

“谁?”

“嗯,比我高年龄比我大长得很帅。”

“是吗。”

或许傻子就不能喜欢上一个笨蛋呢。格瑞苦笑着把那句“我可以喜欢你吗”默默收回心底。

 

 

【说明:凹凸大赛3年举办一次,在金12岁的时候秋姐参加凹凸大赛,这个时候格瑞14岁

所以对于15岁的格瑞是很久不见秋姐了

然后15岁的格瑞是回到了7年前,这个时候金8岁,秋姐还没有参加凹凸大赛】

追(お)いつけない だから能力(ちから)使(つか)う 过去(かこ)へとリープ

(来不及 所以用了我的能力 跳到过去)

そこでまたきみと出会(であ)いまた恋(こい)をするんだ(在那里再次与你相遇 坠入爱河)

ぼろぼろに泣(な)いてきみは 探(さが)していた(哭得可怜的你在找寻)

突然(とつぜん)いなくなったあたしの面影(おもかげ)を(突然消失了的我的面影)

 

“那就回到,什么都没有开始的时候吧。”

身边的景物开始模糊了起来,格瑞很想再去拥抱一下旁边的少年,但是在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还是那声:“格瑞!”

或许就这样消失了也不错呢,这样是不是你永远不会忘记我了?陷入黑暗的一瞬间,格瑞终于露出了一个淡的看不出的微笑,然而那个少年却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了。

 

时间线,被改变了。

 

“喂,你怎么了?姐姐你看这里有一个大哥哥睡着了。”这个声音,好熟悉。努力使搭在一起的眼皮分开,一瞬间接触到光线让格瑞有一种可能自己还在做梦的错觉。

但是在看到那头熟悉的金发和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格瑞又生出了一种如果是这样的梦不醒来也挺好的想法。

“你慢点小心不要摔倒了。”另外一个梳着双马尾的金发少女担心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或许活泼点是好事但要是受伤了,秋可不舍得看到自家弟弟的包子脸。

 

“等等,这不是格瑞吗?”还没有等秋把话说完,就被金的那句“姐姐你看到格瑞了吗!”给打断。

但在看到已经消失已久的秋姐和比自己小了大概整整7岁的金,格瑞可以确信自己可能真的活在梦里了。

可能神真的听到了自己的心愿吧,回到了一切开始的时候。这个时候的自己还没有喜欢上金,秋姐还没有去参加大赛,一切都是印象里最美好的样子。

“姐姐,格瑞在那里?”但是面前的金发少年依旧执着地寻找着“格瑞”,这让秋很疑惑:“格瑞的话,不就在这里吗?”

“可是我没有看到啊!姐姐你说他是不是不想和我玩躲起来了。”金委屈地看着自己的姐姐,不明白为什么她一直告诉自己格瑞就在这里。

“金,我就是···”但是好像一股阻力,禁止自己说出“我就是格瑞”这个事实。

“金,格瑞就站在你面前啊!”秋发现现在的情况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但是金似乎意识不到那个人就是“格瑞”的事实。

“但是,这个是一个帅帅的哥哥,不是格瑞啦。”金睁大那双蓝眼睛看了很久,依旧不理解姐姐认为他就是“格瑞”的原因,为什么姐姐一直说他就是“格瑞”呢?

啊,好像事情变得麻烦了。意识到这个梦似乎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美好,自己好像成为了一个“非正常”的存在了:金,意识不到自己是“格瑞”这个事实。

我好像被卷入了一个噩梦了。格瑞这样告诉自己。

 

 

早(はや)く帰(かえ)ろ でも能力(ちから)は一方通行(いっぽうつうこう) 未来(みらい)には飞(と)べなかった(还是快回去吧 但是能力是单向通行的 跳不到去未来)

远(とお)くからきたってことを伝(つ)えたい(想告诉你是我从远方来)

でもそれは駄目(だめ)だってどこかで気(き)づいてた(不过我发觉这是不可以的)

年上(としうえ)のあたしを见(み)て讯(み)くの(看著年长的我 你向我问道)

「あなたに似(に)た人(ひと)を探(さが)してます何(なに)かしりませんか」と(「我正在找跟你相似的人你知不知道什麼」)

ぼろぼろになってあの日(ひ)を探(さが)していた(变得一塌糊涂的寻找那一天)

ばらばらになったふたりをつなごうとした(想再次连系起分开了的两人)

“金,你真的不认为他是格瑞吗?”看到自己的姐姐第三次问自己这个问题,金只能凑到他面前仔细观察:和格瑞一样不爱笑,眼睛和头发的颜色也一样。但是,就是不是那个“格瑞”啊。

“姐姐,真的是你搞错了,他只是和格瑞长得很像,但是不是格瑞啊!”

“金,我可能要给你找个医生。”发现自己弟弟的不对劲,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能对格瑞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关上门出去了。

“大哥哥,你认识格瑞吗?”看到自己姐姐焦虑的神情,金也感受到现实的不正常性:为什么姐姐认为他是“格瑞”?他为什么不是“格瑞”呢?

“我,嗯。”发现自己不能说出“自己是格瑞”这个事实后,格瑞才真正意识到他现在所处的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现实的不公平性;自己好像代替了这个世界“格瑞”的存在,而可笑的是这个世界的“金”并不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格瑞”。

我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啊。看到在自己面前一脸困惑的金,格瑞伸出手摸了摸他一直不敢触碰的金发,“我向你保证,你一定会找到他的。”

“真的吗!”听到这句算不上有效的保证,金却突然觉得他一定能找到“格瑞”,或是说“格瑞”就一直在自己身边,只是自己看不到。

“真的。”那这次就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喜欢我的机会。

 

 

やめて あたしここに居(い)るよ だからどこにも行(い)かないで(不要 我在这里哦 所以不要离开我)

また春(はる)が来(き)て きみはここを発(た)つと决(き)めた(春天再次来临你决定离开这里)

「もしあなたがあの人(ひと)だったらよかったのに」と残(のこ)し(留下「如果你是那个人便好了」这句话)

恋(こい)をする 赘沢(ぜいたく)な感情(かんじょう)(恋爱 奢侈的感情)

それを思(おも)い出(だ)した(我终於想起来それを思(おも)い出(だ)した(我终於想起来了)

だから全力(ぜんりょく)でその手(て)を取(と)る(所以用尽全力抓住那只手)

ぼろぼろになってきみにほんとを伝(つた)えた(哭得不像话的把事实告诉给你)

“大哥哥,格瑞和你长得很像呢。”每一天,我都会和金去寻找他所认为的“格瑞”。

“是吗。”

“真的,你和他真的很像呢。他也不喜欢说话,和你一样是紫色的眼睛,头发的颜色也是一样的。”看到走在旁边的少年兴致勃勃地和自己谈论“格瑞”,作为“非正常”存在的格瑞感受到了一丝怪异和羞耻:和比自己小了很多岁的发小来谈论“格瑞”,还要装作无动于衷的样子,他感觉自己的嘴角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要上扬的趋势。

“对了,你和格瑞一样不爱笑。”突然想到了什么,金转过头望向格瑞的嘴角,而此时早已发现旁边少年的小动作的格瑞及时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是吗”

“果然,你们都不喜欢笑。”发现刚刚那个笑意只是自己的错觉,金沮丧地转过头:要是“格瑞”在,大概也会有这样的表情吧。

“是吗,大概是你没有看到。”你没有看到,我曾经因为你的满心欢喜,而扬起嘴角。你也没有看到,我曾因为你的善意,而想再次爱上这个世界。

“大概吧,总感觉格瑞是会笑的。”金对此深表赞同,他总认为有一天能看到格瑞的微笑。

“你会看到的。”只要你一直微笑着,那终有一天你会看到我就站在你的身边,爱上你,爱上这个世界。

 

“大哥哥,我们回去吧”

“大哥哥,你说我们还能找到格瑞吗?”

“大哥哥,明天我们一定能找到格瑞的。”

······

格瑞也不知道就这样和金去寻找这个世界的“格瑞”有多久了,但是每次在看到少年沮丧的表情和之后又振作起来喊自己“大哥哥”

格瑞很想告诉他,我就是格瑞,你不要找了。他现在不喜欢你,但是我喜欢你。

但是每次想开口时,他都能听到来着这个世界那满满的,充满嘲讽的声音:你永远不会被金爱上的,永远只会作为一个陌生的“格瑞”活在这个世界里。

是吗,那我就永远做那个陌生的“格瑞”。只要能守护好金,这又算什么呢。自己不是已经这样过了很多年吗。

只要这个世界的金,快乐就好了。格瑞这样告诉自己。

 

 

在格瑞以为他会就这样在这个世界渡过一生的时候。

“日常”,被打破了。

他,等到了救赎。

 

某一天早上,格瑞和往常一样去找金一起去寻找“格瑞”。

他没有等到那个熟悉的金发少年,留给他的,只有一份信。

他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发现了存在。

他以为自己会激动万分,但涌上心头的却是说不出的诡异的平静。

“致大哥哥

那个,可能从来没有认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金,现在居住的这个地方是登格鲁星。我有一个姐姐叫秋,就是你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子。我还有一个发小,他叫格瑞。至于长得什么样子,我想应该和大哥哥是一模一样吧。

或者说,大哥哥就是“格瑞”吧。

先不要好奇为什么我会猜到这个问题。

大哥哥你醒过来的时候,我记得你后面看到我的时候,叫了我的名字。但是,我好像没有和你介绍过我自己。姐姐说这样是不礼貌的,所以这次在开头我就补上了这个。但是也是从这里,我怀疑了我自己的认识:为什么我会觉得大哥哥不是“格瑞”呢?

其实,大哥哥和格瑞,根本没有什么区别了。我每天都和你一起去寻找“格瑞”,只是想确定你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格瑞”,最后我确定了:大哥哥你就是格瑞呢。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突然长高,为什么我潜意识里面总是觉得这个世界还有一个“格瑞”存在,但是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哥哥你就是“格瑞”,格瑞还活着,就在我的身边。

但是我也意识到,好像说出这个,大哥哥你就会走了。因为大哥哥大概不属于“我”所存在的世界吧。这样以后或许就再也不会见到了。

所以我拖了很久,一直拖到现在。

那现在就是说再见的时候了,谢谢能遇到你啊,格瑞。”

“这是犯规呢,金。”格瑞已经意识到他到底处于一个怎样的世界了:他,回到了过去。他所替代的,是过去的自己。

但是,好像,自己真的要消失了。作为不属于这个世界“非正常”的“格瑞”,如果被这个世界的人发现了异常还想要让世界的法则接受,法则能做什么呢?

“当然是抹杀存在了”那个声音这次又出现在了耳边,“那,异世界的‘格瑞’,你大概还有最后几分钟的时间,你就要被抹杀了。”

“够了。”格瑞转过头,“金,你在的吧。”

“大哥哥,不对现在应该叫你格瑞。”比自己矮了好几个头的少年果然站在自己的身后,格瑞突然庆幸是金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如果是金的话,就这样消失也是一种救赎吧。

“金,现在的话我只会说一遍。或许我消失了之后,你会看到这个世界的‘格瑞’,或许你将遗忘我的存在,但是现在,请你记住我说过的话。”第一次,格瑞在金的面前,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那个世界的金说过他喜欢比他高年龄比他大长得很帅的人,现在我比你高年龄比你大,姑且算是长得比你帅。”格瑞深吸一口气,蹲下来看着那双他向往已久的眼睛:“你,可以喜欢一下现在的我吗?我说是那种对恋人一样的喜欢。”

“嗯,那个格瑞啊如果我是你那个世界的金,我想他这样说,大概指的就是他喜欢你啦。”看到面前一脸惊讶的格瑞,金突然觉得自己的发小也没有他想的那么聪明,“你想想,在那个世界,你是不是也比他高年龄比他大,虽然长得比他帅这个我可能要质疑一下。”

“是吗,那他喜欢我?”被意外的惊喜击中,格瑞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几秒才意识到,“那我,是不是应该回去告诉他,我很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嗯哼,哇没想到格瑞你会喜欢我啊。”听到这句话,格瑞才刚刚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刚刚对比自己小了整整7岁的金表白,极其厚颜无耻为所欲为。

然后还被他告诉自己,“金”喜欢自己。

越活越回去了啊。格瑞也是刚刚才意识到,只有面对金的时候,自己的智商和情商是要打个对折的。

“真是感人肺腑呢,但是,作为这个世界的‘异端’,你只能被抹杀存在呢。”耳边又响起那个诡异又冷漠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你不配拥有你眼前的一切,因为你是“异端”啊。

“格瑞,你的手!”格瑞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发现已经在渐渐变得透明。

“抹杀”,开始了。

“金,再见了。”第一次鼓起勇气去拥抱眼前的少年,格瑞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就是永别了。

“格瑞?”突如其来的拥抱让金有点摸不着头脑,“格瑞,你这是要,消失了?”

“没事,你会忘记我的。”

不管是在那个世界,能够拥抱你,真是太好了。

“格瑞。”看到格瑞近乎反常的行为,金突然生出一种,格瑞就会这样消失,而自己从此以后就会这样忘记他。

然后,这个世界,就没有“格瑞”的存在了。

“那,是不是让这个世界肯定你的存在你就不会消失了?”

“金?”

“那,就由我来肯定你的存在吧。”金用力抱住自己面前的格瑞,好像这样他就不会突然消失在自己面前。

“格瑞,就是格瑞啊,为什么要消失呢?”

然后,“抹杀”停止了。

“呵,如果是这样,那肯定‘异端’存在的你,就是‘异端’了。”金第一次听到来着这个世界的声音,冷漠的没有一点人情。

“金!”发现自己的抹杀停止,格瑞根本没有一点庆幸的欲望。因为他的金,要消失了。

“抹杀”,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异端”。

“如果你要肯定他的存在,那你就是这个世界的‘异端’了。明明比谁都先发现‘异端’的存在,却还想要拯救他,你也真是可笑。”

“但是,我是不会让格瑞消失的。”看到逐渐变得透明的自己,金依旧紧紧抱住格瑞,“对不起啊,没有告诉你,我刚刚才明白,想要不让格瑞消失。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发现‘真相’的我消失就可以了。”

“金!”格瑞发现,好像也只有金,会让自己失态到痛哭流涕。

“格瑞,明明你才是笨蛋呢。”消失前的最后一句话,随着风声渐渐消散。

“金”,消失了。

“异端,抹杀成功。”冷漠的声音第一次有了一点愉悦的成分,似乎对于自己的做法非常满意。

“谁告诉你金是异端了,我不允许。”格瑞活动了一下僵硬了很久的身子,毫无聚集的眼睛不知道在看向那里。

“你!???”

似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个声音第一次多了慌张的成分:“你想要做什么!”

“抹杀‘这个世界’。”没有金存在的世界,那就消失好了。

格瑞笑了,但是这个微笑,却让人觉得心生悲凉和说不出的恐惧。

“不可能,你只是一个‘异端’而已。”听到这句话,那个声音又恢复了以往的镇定,“那就把你一起抹杀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但是现在,这里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没有你存在的世界,它已经是一片荒芜了。

 

世界线,被改变了。

“你,不可能!”看到逐渐崩坏的世界,那个声音终于变得慌张起来,“你是,时间操控者!不可能,这个能力不可能存在的。它是在‘真理’之外的。”

“抹杀。”回应这个声音的,只有和它过去相近的冷漠之音。

再见了,这个没有“金”存在的世界。这是格瑞闭上眼睛最后的想法。

 

ばらばらになった时空(じくう)に吸(す)い込(こ)まれていく(散碎的被卷进时空之内)

そして目覚(めざ)めたらそこは一面(いちめん)灰色(はいいろ)の世界(せかい)(醒来后在这里的是一片灰色的世界)

手(て)に持(も)ってたのは古(ふる)びた一枚(いちまい)の写真(しゃしん)(手拿著的是一枚陈旧的照片)

こんな色(いろ)をしてた时代(じだい)もあったんだ(有著这种颜色的时代呢)

そこで无邪気(むじゃき)に笑(わら)ってる(在照片里天真地笑著)

きみに会(あ)いにここから旅(リープ)を始(はじ)めた(为了遇见你从这里开始我的旅程 时空跳跃 )

また笑(わら)えるかな あたしこの世界(せかい)で(能再次微笑吗 在这个世界中)

きみの写真(しゃしん)は置(お)いたままで歩(ある)き出(だ)す(放下你的照片向前迈步)

“这样就是第十一个了。”格瑞放下手中的烈斩,来到凹凸大赛已经差不多好几个月了,看到自己终端上显示的排名第二,“还差很多呢。”

格瑞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休息,他必须成为第一,只有这样,才能实现那个愿望。

突然,格瑞察觉到一丝杀气,他举起手中的烈斩:“谁?”

然后,他听到那句;“抱歉了,格瑞。”

“你,为什么?”身体逐渐消失,站在他身后的,是和他一样拿着烈斩的“格瑞”。

“丹尼尔大人,积分榜排名第二的格瑞刚刚失去参赛资格,请您去回收。”小裁判球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消息,不由得有些好奇:是谁能杀死那个排名第二的格瑞?

“好的,等等,消息是不是出错了?”把观测器调整到赛场,但看到还站在那里的格瑞,丹尼尔有些疑惑;程序出错了?

“什么?不会啊我刚刚看到消息了丹尼尔大人。”小裁判球赶快重新把界面调整回来,但刚刚那条消息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难道我看错了?”小裁判球还在疑惑的时候,丹尼尔的声音就传来了:“应该是系统漏洞,快速检查是否有入侵程序。”

“了解!”

“真是麻烦呢,凹凸大赛的程序有时候也会出错呢。”看到屏幕上的格瑞,丹尼尔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检查一下凹凸大赛的系统了,大概又有了不知名的漏洞了。

 

“抱歉了,但这是我唯一能‘存在’这个世界的方法。”

想要不被世界抹杀,其实还有一个方法。

那就是在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瞬间,就杀死这个世界的“自己”。

然后,就能理所应当的,被规则所接受。

“真是扭曲的规则和世界呢。”杀死这个世界的自己,然后重新和金相遇。

 

“格瑞,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好久。”果然,格瑞回过头,看到那个熟悉的少年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金。”他走过去,不由分说地拥抱住他以为可能再也见不到的少年。

“哇格瑞你今天好热情!等等格瑞你是不是缩水了?”被抱的措手不及的少年一遍感叹格瑞今天吃错药了,一遍庆幸自己可能长高了:会觉得格瑞矮了一点肯定是我长高了啊!

“大概是你长高了。”

“我就说吗,格瑞格瑞等下我们一起去刷积分吧,我告诉你······”

“好。”

“哇格瑞你今天是不是真的吃错药了,平常你不是都是自己一个人刷积分的吗?”

金,能再次见到你真的太好了。

那这次,我一定能说出“我喜欢你”。

毕竟,我可是杀死了这个世界的“自己”才能见到你。

从那个没有你的世界,来到了这里。

所以,这次你不会有任何可以拒绝的理由。

如果有,那这个世界只能消失了。

 

 

 

 

哇终于编完了这个意识流,怕看不懂最后解释一下。杀了凹凸大赛那个世界线的格瑞是那个金消失世界线的格瑞。

因为格瑞的世界线跳跃的能力只能跳跃平行时空和过去,不能跳跃到未来。

所以等于格瑞没有机会回到他原来听到金说自己有喜欢的人的那个世界线,因为他选择了回到过去,那么那里对于他来说就是未来了。

然后那个世界线的金消失,格瑞只能跳跃到平行的世界线。那里的格瑞和金都去参加了凹凸大赛,也就是TV里面的世界线。对于那个世界线的格瑞已经是17岁了,所以肯定15岁的格瑞会矮一点啊。所以金就认为格瑞缩水了。

最后算糖还是刀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了。反正我感觉是刀了,反正已经躲不掉被格瑞提着40米烈斩追杀的命运,毕竟这里面的瑞哥多惨啊,情商和智商都被我整整减少了一半【你还有脸说!】

其实我真的不想发刀的但是已经写完了就这样QAQ

那,下次有机会再给瑞金写个糖了QAQ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