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星星星星星星尘

每天少写一个字
都要说声对不起
现在的目标是:
当列表最肝的文手
泡最好看的连连!

【双龙组】我告诉你,后援会会长和自家爱豆才是真爱!【4】

这一章暴肝了

果然用电脑码字就容易暴肝

想了一下,果断让荒总自己掉马了

毕竟我感觉这样方便谈恋爱

就是心疼一下这章里面的小白和连连

一个差点要被众人群殴,一个在最后受到惊吓

http://wenmangzzz.lofter.com/post/1d40152b_1215ba94这是第一章

http://wenmangzzz.lofter.com/post/1d40152b_1218b930这是第二章

http://wenmangzzz.lofter.com/post/1d40152b_121cf06b这是第三章

今天用电脑码字可以加链接了QAQ,可以方便阅读

不说废话了

人物ooc归我

 

“因为荒要来的摄影棚正好是我家开的。”

 

好像自己无意中真的发现了一个大佬。

 

这是在收到那个新生寄给自己的工作证时一目连脑子里窜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茨木,你说要是有一个人突然送给你一件你一直想要但是不可能有的东西,你会怎么样呢?”

 

“啊,那当然以身相许了。”

 

正在打游戏的茨木没有听清一目连在说什么,就听到好像是有人送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给他。

 

如果狗子要送东西给我,我肯定以身相许了。

 

等等,有人送东西给连连?

 

茨木这才发现事情不太对劲,难道是那个传说中一目连的网恋对象。

 

完了完了连连要被拐跑了。

 

在打出一个双杀后,茨木发了句“兄弟们加油马上就推水晶了,我先挂机一下,我寝室一兄弟要被拐走了。”

 

也不管上面队友刷的:“6666这样都能吃狗粮”和“拐走就拐走呗,你再把他拐回来”还有“楼上怕是一个基佬”之类的话

 

“花鸟卷,连连要被拐走了!”这是看到连连对着一个快递盒子在那里发呆,茨木在痛心疾首自己兄弟就这样被一个连脸都没有见到的网恋对象拐跑了,赶紧掏出手机给花鸟卷发短信。

 

“你快问问看连连是不是要去面基!万一是坏人把他骗走那就出事了!”

 

在收到茨木短信后,花鸟卷想好啊终于是想要攻略连连了,我倒要看看谁胆子那么大,想从他们这里拐跑文学系的系花,有没有问过我们这些系花亲友团的意见。

 

其实一目连虽然被传为是文学系的高岭之花,有多少写情书和他表白的都收到的是各种各样的拒绝信【花鸟卷和萤草每人有一阵子一天要写10封拒绝信】,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沉迷一目连的盛世美颜,久而久之一目连当仁不让的被封为文学系的系花,也荣登平安京大学最难追排行榜榜首。

 

毕竟长的好看又从来不参与学校的活动,也有很多人好奇不过一个文学系的系花,为什么架子就那么大呢。

但是抱着这种心态想要接近一目连的人,最后都被花鸟卷和茨木他们在和晴明的商议下成功让他们获得了期末门门挂科的红灯警告。

 

“萤草,你去通知烟烟罗。我等下让茨木叫上大天狗还有酒吞他们。”

 

“这是怎么了?”

 

突然收到花鸟卷的短信,还在上专业课的萤草趁着导师没有看向自己,小心翼翼地给她发回信。

 

“连连,马上要去和他的网恋对象面基了!我怕万一真的是坏人,就先让茨木盯着了。”

 

“砰”,某个烧杯突然被砸到地上,吓到了前面还在滴定的人,手一抖试剂就滴多了,一瓶原本好好透明的试剂瞬间变黑。

 

“你干嘛啊!”

 

那个滴定的人看着马上要成功的试剂,气愤之余打算回头让那个搞得他实验失败的人也别做实验了。

 

但是在看到表情狰狞对着自己滴黑的那瓶试剂的少女,那个人瞬间怂了:“对不起啊,草爸爸我不是故意的。”

 

萤草,一个当年靠帮别人在公交车上抓到咸猪手后把那个人暴打到连妈都不认识,表示从此痛改前非再也不干的平安京大学附属医学院第一扛把子。

 

成功站在了众多医学生的食物链顶端,人称“草爸爸”。

 

现在这个表情,真的来者不善。

 

那个路人学生想今天要完了,自己怎么没注意是她在自己下一桌做实验。

 

“老师,我这个实验能不能下次再做。”

 

结果搞了半天,萤草只是和想要问发生什么的导师说了这句话。

 

“啊,可以可以,你有什么事吗?”

 

还有点懵的樱花妖想今天的萤草不是一开始好好地,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可怕?

 

“去杀人放火。”

 

哈?

 

还没有等樱花妖问萤草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看到萤草把白大褂一脱手套一摘,气势汹汹地出去了。

 

“这下怕是真的要出事了。”

 

然而此时一目连已经整理好东西准备出门了。

 

“连连,我们等下去吃火锅吧!”

 

“茨球,这已经是这个下午第五次你和我说要去吃东西了。”

 

旁边的茨木拽着自己,一目连想是不是又和大天狗吵架闹脾气了:“好了,要是大天狗欺负你我下次帮你出气。但是今天我下午有事,先走了。”

 

“我和狗子没事挺好的。等等连连你要去哪里啊?”

 

结果被这样一打岔,一目连打开宿舍门就走了。

 

“啊,搞砸了,还以为能多拖一会儿的。”

 

茨木打开手机给花鸟卷发消息:“连连跑了,我就拖了10分钟。”

 

“好吧,知道他要去那里吗。”

 

“我让狗子跟着了,等下他会告诉我们到底在什么位置。”

 

“可以,我们收拾一下等下就过去。”

 

花鸟卷按掉屏幕,对旁边的烟烟罗表示事情在按计划发展。

 

“其实,我感觉不一定会出事了,一目连那么大的人肯定分得清好坏的。”

 

被强行拖来帮忙的食发鬼看到萤草掏出了棒球棍,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说好只是偷偷跟踪看一眼到底是谁想泡一目连,怎么变成去杀人抛尸了呢,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你有意见?”萤草挥了一下棒球棍,自己偷偷拿了觉的棍子应该没事吧,反正她现在也不用。

 

“没有,我们准备走吧。”

 

食发鬼幽怨地看着自家过来看戏的老姐:下次这种事就不要带上自己了。

 

 

这里就是《平安京风尚》御用的摄影室啊。

 

下了计程车,看到旁边就是《平安京风尚》的总部大楼,一目连感觉很玄幻:自己认识了一个今年学校的新生,然后被邀请来这里看荒的拍摄。

 

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啊?

 

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确定自己真的是活在现实中,一目连觉得可能自己今年一年的运气都用完了。

 

“一目连?”

 

突然有人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一目连想难道是那个新生,可是自己还没有告诉过他自己叫什么吧?

 

在看到旁边冲自己挥手的人,一目连才反应过来:这个人好眼熟。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和茨球在一个体育系里面鬼使黑的弟弟,叫鬼使白?

 

但是好像是在艺术系的,和自己基本没什么交集,也就在茨球那里听说过他的名字。

 

“你是鬼使黑的弟弟?”

 

“对,我叫鬼使白,灯姐让我在这里等你。”

 

没想到灯姐嘱咐了自己半天今天一定要见到的人是和自己同校的一目连。

 

鬼使白感觉这个世界真小。

 

虽然没见过一目连,但是他也是有从自己哥哥那里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好像经常给茨木送吃的。

 

“反正人挺好的,学校里传他不好接近那都是瞎说的。”

 

自己的哥哥是这样形容一目连的。

 

“你好,我是一目连。”

 

“我哥也多受你照顾了。”

 

“没事,反正也是茨球的朋友,平常茨球也被鬼使黑照顾的。”

 

想到平常茨球总和自己抱怨和鬼使黑打比赛有多难打,但是一目连知道其实茨木很喜欢和他们打比赛。虽然嘴上说下次不会再和他们打比赛了,风头都被他们出尽了。但是每次酒吞或者鬼使黑一喊,又屁颠屁颠地跑故去玩了。

 

“不过你真的和我哥说的一样,一和你说话就感觉很舒服呢。”

 

仅仅说了几句话,鬼使白就觉得一目连人不错。

 

这就是为什么灯姐一改平常无关人员不能进入拍摄场地,特别放行的原因啊。

 

“怪不得鬼使黑一直和茨球说自己的弟弟有多好,今天是见识到了。”

 

虽然和鬼使黑有着相似的长相,但是鬼使白却没有那种痞气和嚣张的气场。再加上意外地好说话和沉稳的语调,也让人心生好感,没有第一次见到陌生人的生疏感。

 

“好了,先不聊这个话题。我带你进去吧。”

 

怕一目连开始和自己聊自己的哥哥平常是怎么夸自己的,鬼使白赶紧拉住一目连就往摄影室里面走。

 

“茨木,一目连见到的是鬼使白。”

 

大天狗在跟着一目连上了计程车后,随机打车跟着他一起到了这里。

 

结果发现在那里等一目连的竟然是鬼使白。

 

“什么,哇这下麻烦了。鬼使黑可是出了名的弟控,我们要是敢碰他弟弟一下,怕是要被他赶出平安京大学。”

 

看到这条消息,茨木瞬间慌了:连连啊,谁勾搭你不好,竟然是小白。熟人这就不好办了。

 

“你说连连的网恋对象是鬼使白?”

 

听到茨木这样说,花鸟卷觉得可以酌情考虑一下。

 

如果是鬼使白好像不是很坏的样子。

 

“我也觉得可以,我们医学院好多女孩子都说鬼使白人也不错。虽然是搞艺术的,但是从来没有那种艺术生有的怪脾气。”

 

萤草觉得自己可以不用把觉的棒球棍带上了,鬼使白可是美人啊,对待美人她还是很温柔的。

 

“你们,都是看脸的吗。”

 

只有一直旁观到现在的食发鬼说出了真相。

 

“狗子,你再继续跟着连连,我们马上就到了。”

 

“不,好像不行。”

 

看到把自己拦在外面的保安大爷,大天狗冷着一张脸继续给茨木发消息:“这里没有工作证不能进。”

 

“啊,什么情况?”

 

“一目连是要和《平安京风尚》签约吗,这里是《平安京风尚》的摄影室。”

 

看到门口的几个大字,大天狗想可能这件事已经往一个很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什么!《平安京风尚》!”

 

看到这几个字,花鸟卷不淡定了。

 

“连连竟然不带上我!他肯定是去看荒总拍摄了!”

 

“荒总?”

 

烟烟罗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好像前几个星期还听到过。

 

“就是连连很喜欢的那个模特!”

 

花鸟卷一激动,这才发觉自己说漏嘴了。

 

“到底什么情况?”

 

烟烟罗还是很有耐心的,虽然可能他们搞错了什么,但是喜闻乐见啊。

 

“哇,长得真好看。”

 

刚一进门,就有个带着发簪穿着一套职业装,踩着一双细高跟的人凑到自己面前。

 

“青行灯,你不要吓到他。”

 

旁边的妖刀姬看不下去了,青行灯每次一看到长得好看的男孩子就控制不住地去调戏一番,顺便看看能不能挖到自己公司。

 

“啊,也是。”

 

一目连在看到传说中《平安京风尚》的主编青行灯,震惊之余还有点三观重组:原来这位主编的性格,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严肃啊。

“你好,来参观的小朋友。我是《平安京风尚》的主编青行灯,这位是我的副手妖刀姬。”

 

“那个,你好,我是一目连。”

 

一目连紧张到只能憋出这句话,因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离自己想要见到的人那么近。

 

“哈哈,不要紧张。你今天是来看荒拍摄的吧。”

 

发觉了一目连的局促,青行灯想荒这个小少爷看上的人还挺可爱的,逗起来也好玩。主要是这张脸不当模特可惜了,虽然身高是不够但是这张脸是真的好看。

 

一目连不知道青行灯已经开始考虑怎么忽悠自己到《平安京风尚》当模特,他只看到青行灯一直笑着打量自己。

 

我是不是脸上沾上东西了?

 

“你,有没有想过考虑来《平安京风尚》当模特?”

 

觉得眼前的人基本满足了自己的标准,青行灯觉得自己看人一向很准,毕竟自己带出来的模特没有一个不红的。

 

这个人,她有预感一定能在模特界混的很好。虽然身高是达不到一般模特的要求,但是这份气质是模仿不来的。

 

“不,他不会去的。”

 

在青行灯还陶醉在自己的YY中,一个声音冷不丁的插进来。

 

这个声音,一目连清楚的记得就是那个新生的声音,他一直好奇了很久到底这个声音的主人有着怎样的长相。

 

但是在转过头的那一瞬间,一目连感觉,他可能真的在做梦,前面掐自己感受到的疼痛一定是假的。

 

站在自己背后,比自己高了好几个头的男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念一直想见到的荒。

 

和照片上一样,那双眼睛是说不出深邃,此刻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没想到学长,长得这么好看呢。”




评论(1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