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星星星星星星尘

每天少写一个字
都要说声对不起
现在的目标是:
当列表最肝的文手
泡最好看的连连!

【双龙组】油纸伞

脑洞源自码字的时候循环老干妈的《油纸伞》还有琉辉的《临水照花》
然后大晚上又看了一部好毒的番
里面第一集玩了东离剑游记里面借伞的梗
就有了这个脑洞
想看荒总开幻境撩连连
其实还是意识流产物

“如果你在雨天借了放在路边的伞,记得一定要还回去。因为那是神明大人的伞,如果不还会召来祸患的。”

“真的吗,我上次快要下雨的时候就在路边看到一把伞。但是我让蛙蛙快点跑,就躲过了那场雨呢。”

“是吗,那山兔你很很聪明呢。”

“当然啦,兔兔一直很聪明的!”

“好厉害,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放在路边的伞呢。”

辉夜姬想到自己常年在家,也就平常打斗技的时候和阿爸出门,真的没有见到过放在路边的伞这种东西。

“只是传说而已,不必太过在意。”

八百比丘尼合上刚刚从书房里拿出来的《平安京怪谈录》,见时候不早了,对着还沉浸在故事里的小朋友们说了句:“准备去吃饭了,等下晴明大人就回来了。”

“好的。”

虽然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有个人也偷偷旁听了这个故事。

原本是隔壁寮刚刚打完斗技回来的荒恰巧经过这个庭院,就听到八百比丘尼在给那群小式神说怪谈。

今年青行灯不在啊,怪不得都缠着她讲故事。

但是对于这个故事,荒想大概是八百比丘尼编出来骗小孩子的。

谁会无聊到去借用一把放在路边的伞呢。

但是曾经的神之子忘记了,故事就算是骗小孩子的,但是没有一开始编的依据,也不会有这个故事了。

“又到了春天呢,是时候让晴明大人去摘一些桃花来酿酒了。”

几年前的栽的桃花树虽然长的没有主庭院那棵樱花树那么大,但是也有了一树满满的桃花。

“大概可以酿个3坛子呢。”

似乎想到了有意思的事情,八百比丘尼脸上的笑容更愉悦了,旁边的辉夜姬虽然不懂为什么八百比突然心情那么好。

但是她笑的很开心,一定是好事呢。

“你是说,让我去庭院摘桃花?”

曾经的风神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笑的有些牵强的阴阳师大人,为了掩饰尴尬看他打开扇子遮住了脸:“抱歉啊,你也知道八百比疯起来我都害怕的。”

“明明让萤草或者三尾狐她们这些女性式神去做这个毕竟合适啊。”

不理解一向喜欢让自己去做委托任务的阴阳师今天为什么做了一件不符合他风格的事。

但是出于对他的尊重一目连没有多问。

“好的,就交给我吧。”

收到任务后,一目连去找萤草拿收集花瓣需要用的筐子。

看到那个逐渐远去的身影,晴明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分了。

“但是八百比任性起来,真的是没人招架得住。”

想起大晚上再三叮嘱自己要去酿桃花酒,还特别要求要让一目连去摘酿酒用的桃花。

“晴明大人如果不乐意的话,我就告诉博雅大人您非常乐意去他那里住几天,直到他乐意让您回来。”

这可令人头疼了,自己就是嫌弃他不知节制,怎么还可能想要回去。

为了自己的清净,晴明只好牺牲一下一目连了。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这个行为,不但没有改变自己会被博雅重新拐回他的寮的结局,还把自己寮的一个主力也让隔壁寮给拐走了。

“2个筐子差不多是一坛酒,晴明大人这次是酿3坛,那就要6筐子了。”

萤草从仓库里翻出6个筐子。

“你一个人的话,可能要3天才能摘完了。可惜大家都被分到了任务,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想来帮忙呢。”

“不用了,萤草你和阿爸去打斗技吧。我来摘就可以了 ”

谢绝了面前少女的好意,一目连召来了在太阳下晒的昏昏欲睡的龙。

“快醒醒,要去摘桃花了。”

被自家主人吵醒,原本马上要睡着的龙十分委屈,但是在看到那6个要装满的筐子,它决定第二天就要和八百比丘尼投诉。

快管管这个非洲阴阳师,就那么3个SSR式神,不好好供着刷御魂刷副本,让他去摘桃花。

我看是要造反了。

虽然它不知道抗议无效,因为幕后黑手就是那个寮里看起来最靠谱的女人。

虽然召唤画符是有点非,但是晴明对待自家每一个式神都是特别好的,此举也是被逼无奈。

他给辉夜姬和山兔他们这些小孩子搭了秋千,每次和八百比丘尼去逛集市,总会给寮里的小式神买零嘴,虽然口头上会说:“你们要求太多了。”

但是总会偷偷记住寮里的式神们想要什么,逛集市的时候一并买回来了。

所以看到这个阴阳师人品尚好,一目连也就这样听从他的召唤来到了这个寮。

就当日行一善了。

怕自己动用风之力,让桃花树经过自己这样一折腾给吹坏了,一目连只能自己搬把梯子爬上去摘树上的桃花。

“那就拜托你看好梯子不要倒了。”

虽然不能指望那条在太阳底下转圈圈的龙能帮到什么,但是例行公事一目连还是和它说一声要做的任务。

很大程度上这条龙也是一目连惯出来的。

知道自己指望不上自己的龙能帮到什么,最多自己没站稳掉下来的时候希望它能注意到自己。

搁好梯子一目连叹了口气,操控风让筐子飘起来。

大概一个下午能摘完吧。

“荒,等下回去你到晴明的院子帮我问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来我这里喝酒。”

前几天被某个阴阳师从床上踹下去的源博雅,告诉自己不能怂。

虽然,他从来不敢乱使唤面前这个曾经的神之子做些什么。

都是生活所迫啊。

想起自己为了哄回晴明特意向八百比丘尼讨教方法,她再三告诉自己这样一定奏效。

毕竟他看了半天自己寮里的式神也就荒最合适干这件事了。

这张脸要是没那么凶一定很招女孩子喜欢的。

抱着这样侥幸的心态,源博雅想试一试也未尝不可。

对于这样的要求,荒一向是爱理不理的,但是今天可能脑子一时抽住,想到打斗技时听到晴明寮里的那个小草妖说想快点打完回家帮风神大人摘桃花,还和晴明说要不今天不打了。

虽然不在意对面说的打不打,反正真的打起斗技也是源博雅自己放水的多。

他在意的是那个小草妖喊的那个“风神大人”

他知道源博雅喜欢的那个阴阳师画符召唤水平向来不能指望。

但是他记得某天晚上自己已经准备睡下了,隔壁寮传来的:“一目连!”

然后那个一向画幅水平一般的阴阳师有了自己的第一只SSR式神。

和自己一样是养龙的。

抱着一小半好奇一大半私心,一向高冷的不爱搭理自家人傻钱多的贵族少爷的荒,点了一下头示意会去办这件事。

还和源博雅处在冷战期的晴明肯定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苦了自家的风神大人一个人在院子里摘桃花,但是能有痛殴源博雅的机会他可不想放过。

草爹:好气啊,你们男人谈恋爱都这么鸡婆的吗。动不动自家阿爸就和我们说明天揍死那个源博雅,没过几天又好上了。

虽然她不知道马上对面寮就要拐走自己寮那个摘桃花的风神了。

站在梯子上摘桃花的一目连觉得这份工作真的需要耐心。

因为6筐子桃花不是那么轻轻松松就能摘满的。

“休息一下吧,已经摘了一筐了。”

但是可能摘久了腿脚有点发麻,本来还想好好从梯子上爬下来的风神一个没站稳就踩空了。

梯子砸下来的声音吓到了还在那里晒太阳的龙,看到自家主人掉下去了也不敢继续自娱自乐,赶紧想要飞过去接住他。

结果看到了让它震惊的一幕:有个个子老高的男人轻轻松松就接住了自家主子。

虽然看起来很符合青行灯故事里男女相遇的场景。

但是,两个男人就没有那么浪漫了。

主要也没有故事中的什么公主抱。

自家主人也算是一股泥石流了,明明有风神之力还被吓成这样整个人死死拽住人家。

啊,有点丢人啊。

某条龙的脑子已经是歪到不知道那个犄角旮旯去了,完全忘了这种时候难得不是先关心到底是那个野男人抱着自家主子。

愧对平常一目连那么宠你。

一目连也没有想到在自己没站稳摔下去的时候正好有人经过树下,震惊之余倒也忘了自己那什么风神之力。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被那个人抱在怀里,自己还很丢人的缩在那里动都不敢动一下。

完了什么时候自己这么不中用了吗。

还好那个人在接住自己后马上把自己放下来了。

此时一目连才看清面前的人是谁。

墨蓝色的头发打理的很清爽,巧的是他的背后也有一条龙,此时也很好奇眨巴着眼睛盯着自己。

而龙的主人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个人,不是寮里的。

刚想道谢,结果人已经走远了。

“谢谢。”

姗姗来迟的风好像这时候才听到一目连的召唤,带来一树的桃花。

一目连好像听到那个看起来凶巴巴的人笑了一声,但是被飞扬的桃花遮住,看不真切。

“下次注意。”

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个身影已经走远了。

“啊,好像要重新摘了。”

想不起来到底那个式神叫什么名字,一目连想要不等下还是问一下八百比丘尼吧。

眼下最头疼的,还是已经撒掉半筐子的桃花。

“好了你不要看了,不然今天任务完不成了。”

自家傻龙还在那里,虽然挺不想打断它,但是如果再不帮忙可能到碗饭都要摘不完了。

“你说的那位大人啊,那可是博雅大人寮里身份最珍贵的一位式神了。”

结果还是在晚饭前卡点摘完了花,把筐子放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八百比今天自己见到的那个式神。

“那他叫什么?”

“荒,不过他可是一向深居简出,不怎么爱和别人交往的。怎么突然问起他来了?”

“没什么,只是今天看到寮里来了不认识的式神。”

一目连总不能把自己摘花时发生的事告诉八百比丘尼,刚刚我在你说的这位大人面前丢尽了脸这件事。

虽然八百比听一目连这样说,脸上的笑容更深刻了。

“明天,要下雨了。”

似乎感受到空气中的湿度,八百比丘尼想或许明天要给晴明大人准备一把伞方便他出去了。

下雨了啊

昨天还是晴空万里的平安京,今天乌云笼罩,吹来的风也有点急,完全没有昨日那样的温和。

“看来今天是不用去摘花了。”

望着这场大雨,一目连摸了摸跃跃欲试想去外面玩的龙:“下雨天就不要跑出去了。”

但是我想玩吗QAQ

明明是和曾经的风神一起长大的龙,却没有半点风神的沉稳,反而性子永远像个小孩子,全靠一目连哄着。

“听话,我去把昨天摘的桃花放到坛子里,不要乱跑。”

摸了摸自己龙的脑袋,看它还有点小委屈,一目连只好继续哄它:“听话,等下给你拿点心。”

感觉是哄的差不多了,一目连这才去仓库。

但是它没看到自己没走多久,那条龙趁自己没注意就溜出去玩了。

一会会应该没关系的。

抱着自家主人现在去干活,它觉得自己偷偷玩一会会没关系。

不过下雨的时候倒也想不出去那里,要不随便溜达一圈吧。

然而溜达溜达的结果就是晃到了隔壁寮。

某条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的龙溜进了一个庭院。

好大!

但是里面也没什么人。

又因为下雨原本冷清的庭院还有些阴森森的。

我还是回去吧。

在它转身的那一刻,有个人已经站在自己背后了。

“你?”

被这一声吓得不轻的龙现在真的很害怕:嘤嘤嘤主子快来!这里有怪物!快来救驾啊QAQ

而在仓库里还在整理一筐子桃花的一目连在察觉到自己的龙好像出事后,赶紧停下手中的活去找它。

“这才没多久就出事了。”

想想它也没少给自己惹祸,一目连也不计较它是不是又和前几天一样是偷吃了萤草的茶点还是磕坏了樱花妖新买的花瓶。

因为今天它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一目连觉得可能是真的招惹到不好的东西了。

要马上找到它。

一目连一时也找不到伞,也不顾这张大雨了,直接冒雨去找那条不知道跑到那里去的龙。

千万不要出事啊。

毕竟是自己的龙,一目连还是能感应到它的位置的。

不过结果有点意外。

“怎么跑到博雅大人的寮去了。”

和守门的姑获鸟交代自己的来意,一目连顺利得到了通行证。

“真是太感谢了。”

“没事,先找到它再说。”

看到隔壁晴明寮里的风神大人,姑获鸟也挺意外的。

她也没想到下雨天会跑到这里说自己龙无意中飞进去了。

不过看他很急的样子姑获鸟还是放他进去找他的龙。

“真温柔呢。”

会冒着雨去找一条跑出来玩的龙。

凭着感觉绕了好几圈,一目连才感应到自己的龙就在附近了。

“怎么跑到这里来玩了。”

看到下着雨几乎没什么人的院子,一目连也纳闷自己的龙平常不都喜欢去热闹的地方。

不过还没思考这个太久,一目连就找到了自己龙。

此时它还没良心地趴在别人家吃点心。

主子!

正啃着一个茶团子的龙看到自己主人冒着雨过来找自己,也不继续吃了,赶紧把自家主子拉到屋子里来。

这个超好吃!

把盘子推到自己面前,自家的龙殷勤地递过来一个示意自己快吃。

“你啊,下次要是想出去玩记得和我说一声。下雨天就不要出门了,让人很担心啊。”

知道自家的龙八成是怕自己怪它。

怎么就不能把这份心放到平常呢。

但是知道这个性子也是改不了,一目连敲了一下它的头表示惩罚。

“你这么宠自己的龙?”

听到这个声音,一目连才发现自己好像在别人的屋子里坐了很久了。

但是向那个声音的方向望去,才发觉竟然是昨天在桃花树下遇到的人。

八百比说他叫荒。

因为今天不用出战的原因,荒也没穿平常出去穿的衣服,很随意地穿了一套和服,头发也没有梳起来,就这样散着。

一改昨天那种冷漠的气场,多了几分人情味。

“谢谢你,照顾了我的龙。”

“你,要不要换套衣服。”

被雨淋湿,一目连穿的和服经过雨水现在贴在他的身上,行动起来的确难受。

但是想到昨天才发生的事,一目连也不好意思继续麻烦人家。

“不用了,我马上就回去了,不然晴明大人会担心的。”

“给你。”

结果荒不知道从那里掏出来的衣服:“你去里面换吧。”

“谢谢。”

看他已经准备好了衣服,一目连也不敢拂了人家的好意,拿好衣服去换了。

脱下那套湿漉漉的和服,头发经过雨水打湿也垂了下来。一目连为了方便把绑头发的发带摘了下来。

结果这个时候门开了。

荒看到里面的人背对着他,一头长发虽然未及腰,但也显出了那个极佳的身材和看起来光滑的皮肤。

美人在前,荒感觉自己的定力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毛巾我帮你放在门口了。”

荒可以说是很狼狈的关上门,他知道现在自己的脸上一定红的不能见人,和平常那个打斗技时英气逼人不苟言笑的形象完全不挂钩。

后者后觉的一目连当然不会注意到荒的狼狈,只知道他帮自己拿了毛巾。

“也没有八百比说的那么不近人情啊。”

拿起毛巾把自己身上的雨水擦去,换上荒拿给自己的和服。

意外的合身。

系上腰带,整理了一下衣服,把头发重新扎好。

虽然湿漉漉的头发扎好后看起来并不好看,但是这一身总比自己刚刚淋成落汤鸡要好上很多。

“谢谢你,荒。”

看到穿着自己曾经还是神使时衣服的一目连,荒有点看呆了。

“荒?”

发觉荒一直盯着自己看,一目连还以为自己衣服没穿好:“我是不是衣服没扣好?”

“没有,很好看。”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荒赶紧转移了话题:“我去给你拿把伞,不要再被雨淋到了。”

“好的。”

看到腾的一下站起来去给自己拿伞的荒,一目连等他走远后偷偷笑出声:明明是个傻大个。

被认为是傻大个的荒翻了半天,只找到上次神乐来这里时留下的一把油纸伞。源博雅当时也忘了还给她就一直放在自己这里了。

“给你。”

不敢再多看一目连一眼,怕自己的窘样被发现,荒把伞递给他后就假装坐在那里喝茶。

“那我走了。”

招呼了那条还赖着不想走的龙,一目连撑开伞重新走进了那场大雨。

此时荒才敢重新转头看那位风神大人。

“念念不忘,痴心妄想,说的就是我吧。”

荒其实不是昨天才见到一目连。

早在他还是神使的时候,他就和一目连有过一面之缘。

那时候因为自己预言出错,他被罚掉了那天的晚饭。

在他趁村里的人都睡着后,一个人偷偷溜到外面去。

结果遇到了和他一样尚且年幼的风神大人。

荒很羡慕那个在树上看星星的年轻神明。

总有一天,我也要和他一起看星星。

他羡慕那个神明的自由自在,也羡慕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温柔。

因为自己永远都做不到对别人坦诚相待,为村里的人预知仅仅是自己所诞生所需的职责。

“自由自在的风啊。”

虽然第二天再去那棵风神坐过的树时,那位热心的小风神已经不知道去那里了,只剩下一把不知道谁丢在那里坏掉的油纸伞。

捡起了这把油纸伞端详已久,那时候神之子就希望有一天他也能抓到这股自由自在的风

虽然日后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会对人类恨之入骨,甚至不惜杀光了那些曾经尊敬他的村民。

他也听说了那位风神的事迹。

“不惜堕弱成妖,还是要守护那些愚蠢的人类。”

即使不能理解这样的行为,荒还是羡慕一目连对任何人都能温和善良这份善意。

因为从来没有人给予过他这份善意。

一个人如果一直渴望抓住风,或许有一天会被风抓住。

荒承认自己是蓄谋已久。

他想要抓住那副自由自在的风,因为他觉得这股风能带他走出困扰他许久的过去。

同样被人类所抛弃,可一目连活的比自己潇洒太多。

在知道隔壁的晴明召唤出自己心心念念已久的那位风神,荒想了无数种理由去见他一面。

但他也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竟然是自己接住了从桃花树上掉下来风神。

没有像过去那样只能在树下看他一眼,这次自己是真的把他抱在怀里。

那一刻荒感觉可能注定了自己会栽在这股风上,一股脑随着他一起远去。

然后就是今天,他的龙跑到自己这里来。

自己也没想到一目连真的亲自来找这条傻龙。

会穿上自己曾经还是神使时的衣服。

这套衣服本来早就不存在了,但是荒在某天完成了一个任务后获得了能寻回丢失之物的机会。

那时他便要回了这套衣服。

本来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过去自己是多么的愚蠢,结果阴差阳错这件衣服被一目连穿上。

看到已经丢失了一只眼睛的风神穿着过去的这套衣服,荒觉得那段过去的岁月也不值得一提了。

现在自己尚且能有机会抓到这股风,何乐而不为呢。

“噢呀,这套衣服可有意思了。”

看到穿着不是自己衣服撑着油纸伞回来的一目连,八百比丘尼觉得下次的酒会可以邀请隔壁的源博雅一起来了。

“再过几天就是赏花的好日子了,晴明大人不考虑和博雅大人一起赏花。”

“不了,今年我们自己喝酒。”

还在和源博雅生闷气,晴明一时间还不想那么快就原谅他。

“我知道的是,隔壁寮可是新买了不少好酒,晴明大人真的不想喝?”

“不想。”

虽然内心已经有了几分动摇,但是晴明想自己不能因为几坛子酒就放下身段去找源博雅。

“那可就麻烦了,博雅大人说他特意给您准备了不少您喜欢吃的菜色,就等您答应去了。”

“我再考虑一下。”

听到八百比丘尼和自己说了半天源博雅是多么希望自己去他那里和他一起赏花,晴明想看他态度诚恳要不过几天就答应了?

“一目连,你替我把这个交给隔壁寮的博雅大人,就说几天后晴明大人会和他一起赏花。”

拿出早就写好的信,八百比叫来了还在给小朋友们讲故事的一目连。

“八百比,你上次说的那个故事,如果真的捡到伞,只是忘了还给神明大人,后面又重新换回去。神明大人会生气吗?”

好奇宝宝山兔对上次八百比丘尼说的故事念念不忘,特别想知道如果这样到底会发生什么。

“忘了的话,神明大人当然还是会生气。虽然不会再召来祸患了,但是有可能作为惩罚神明大人不让你回去,让你一直陪着他了。”

“不要不要,兔兔要回家。”

被八百比丘尼说的结局吓到,山兔隐约有被吓哭的倾向,辉夜姬赶紧安慰她:“没事,如果是个温柔的神明大人一定不会有事的。”

“说的也是呢。”

想到刚刚那个去送信的人,八百比丘尼很好奇之后的故事到底要怎么发展了。

等到真的去赏花的那天,源博雅的寮一时间热闹非凡。

“蛙蛙跑起来!”

“牙牙超过它!”

“挚友快来支配我吧!”

“烦死了!”

“晴明你今天不要把我踹下床。”

“看你表现。”

…………

看到喝完酒后的群魔乱舞 ,一目连有些头疼等下怎么把自己寮的一群人带回去。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一年也就那么一次,让他们闹去吧。

或许自己无法融入到这么热闹的环境,一目连绝对去外面吹吹风。

而且,他也没看到那个不爱和别人交往的荒。

或许是为了找个聊天的对象,一目连凭着记忆摸到了荒在的那个庭院。

果然看到了自己一个人坐在树下喝酒的荒。

“你不去和他们一起喝酒?”

看他一个人有些孤寂,一目连想要不要带上他一起回到主庭院,人多也热闹。

“那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没有想到一目连会来找自己,已经有些喝醉的荒大脑有点短路,一时间美色当头,他倒也不想放一目连回去了。

“那你陪我喝酒吧。”

一目连刚想说“我是来找你去和他们一起赏花的。”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荒一把拉到他腿上坐着。

“荒!”

一目连没有想到荒会这样

“果然酒能冲昏人的头脑,他大概喝醉了。”

挣扎着想让荒松手放自己下来:“你喝醉了。”

结果这样一折腾,荒不但不松手,还把一目连抱的更紧了一点。

“别闹。”

闹腾是你吧。

“我一直想问,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结果抱了半天,荒说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问了八百比丘尼。”

“你怎么不来问我?”

没有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荒不开心了:“我一直在等你有一天会问起我的名字。”

“结果你一直不来。”

“我等了你那么久。”

本来想说“我和你不是前几天刚刚才见过,又没机会再碰到你。”这句,但是看到荒看似面无表情的脸上充斥着“你快来哄哄我”

一目连也硬不下心肠把看上去在撒酒疯的荒一个人扔在这里了。

“那我现在不是已经到了。”

摸了摸面无表情的荒,一目连总有种今天自己是在安慰自家那条不听话爱闹脾气的龙。

“那你为什么不陪我看星星。”

荒继续板着一张脸,装出一副丝毫没有被一目连的话给哄好的样子。

“可是今天没有星星啊,我们去赏花吧。”

看着被云所笼罩的天空,一目连想自己要不把云都吹散,大概这样能看到星星。

“如果可以,你不要去赏花了,我请你看星星。”

本想把云吹散的一目连看到荒拽住他的袖子,怕自己就这样把他抛下。

“这是!”

然后一眨眼的功夫,一目连就发觉自己已经不在那个庭院了。

他看到自己处在满天星河中,伸手就能抓到那平常只能仰望的一颗颗亮晶晶的小星星。

“你想要哪颗我都可以摘给你,所以能不要走吗。”

兴许真的是喝醉了,平常从来不闻风花雪月的荒也会说这种哄人开心的话了。

“那我可要那颗看起来最亮的了。”

可能一时间自己也是被荒所蛊惑,一目连竟然感觉从荒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万千星河,即使自己身处的这一片都不及他的眼眸。

仿佛这一眼他们已经相爱多年。

“那给你了,就不允许你走了。”

接着荒低下头,凑到一目连面前,一个吻就落在了他的额头。

“我把我的一切都交给你了,不知道那颗星星是最亮的,你喜欢就拿去吧。”

“你。”

是的,一目连终于想清楚了。最亮的那颗星星,不就是眼前这个人吗。

“你说什么?”

荒没有听清一目连到底说了什么,虽然他只是半醉,前面到也有三分清醒,但是关键时刻反而糊涂了。

“我说‘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你,听懂了吗?”

或许漫长的岁月,从今天开始也有了新的期望了。

“你听说过一个故事吗。”

看起来没有听懂一目连话的荒突然想到几天前自己经过那个庭院那个看起来是骗小孩子的故事。

“如果你在雨天借了放在路边的伞,记得一定要还回去。因为那是神明大人的伞,如果不还会召来祸患的。”

“虽然伞是我给你的,我也不是什么神明大人。”

“可是你还是召来祸患了。”

想到曾经自己在树下捡到的那把坏掉的油纸伞,荒想可能一切冥冥之中都是注定好的。

“没有还伞的明明是自己。”

“因此自己也一往情深,失去了真心很多年。”

“你的祸患就是,你以后永远永远只能留在我身边了。”

“那,我甘愿弥足深陷,一往而深。”

一目连看着那个明明比自己高出了好几个头的男人,他感觉自己欠他这一句话好多年。

总感觉,曾经也有一道这样真挚的目光注视过自己。

曾经某天晚上跑出来看星星的小风神,也曾注意到那股视线,结果等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

在很多年后的某一天,又重新看到了,真是太好了

“八百比,一目连哥哥去哪里了?”

留意到好像少掉了一个人,辉夜姬问了坐在自己旁边的八百比丘尼 。

“他啊,或许是被一个找了他很多年的人拐走了。”

八百比丘尼摸了摸辉夜姬的脑袋:“再过不久,你的晴明阿爸可能就要和博雅大人一起住了。”

“这样也算,亲上加亲吧。”

笑而不语的八百比丘尼喝了一口源博雅寮里买的酒。

“真是好酒呢。”

有个小小的秘密。

关于源博雅问八百比丘尼怎么才能把晴明拐回家。

“这很简单,你让你们寮里的一个式神拐走我们寮的一个SSR式神。”

“到时候你就对他说:我人都是你的,式神也是你的。”

“真的有用?”

源博雅想晴明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打动。

“相信我,你试试看去求求看你寮里的那位荒,或许会有意料不到的结局呢。”

知道他们的那些小心思,八百比也不说破。

“毕竟缘分这种东西,说拦也拦不住,不如顺水推舟。”

“我也只能帮到你们这里了。”







评论(9)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