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星星星星星星尘

每天少写一个字
都要说声对不起
现在的目标是:
当列表最肝的文手
泡最好看的连连!

【双龙组】学习好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4】

“连连,你有喜欢的人了?”

茨木在中午午休的时候刷着校园贴吧,刷了半天结果刷出了这条。

自家的白菜什么时候被猪拱了,是谁那么大胆子?

“没有啊,你那里听来的?”

本来还在背英语四级单词的一目连听到这句话瞬间傻了,放下手中的词汇手册去看茨木的手机。

“就是刷到一个帖子说你有喜欢的人,发帖的人好像是你的小迷妹,听到这个消息可难受了。”

“然后就炸出一群人爆料的,还有一群站CP的。”

“连连啊,你真的没有喜欢的人?”

茨木还是觉得无风不起浪,看了半天觉得都说的挺有道理,还真的信了几分贴吧里瞎吹的传闻。

“真的没有。”

看到留言一群人刷的什么“连我”,“我连”,“all连”

虽然不是很懂,但是一目连觉得自己需要洗洗眼睛然后澄清一下。

“连连你现在不要跑过去澄清,看看到底是谁那么无聊瞎编。”

“我先跑过去留言,顺便看看能不能钓出幕后黑手。”

茨木按住一目连想要发消息城区的手,抢过手机赶紧去凑热闹。

“你们瞎扯什么,我室友什么时候谈的恋爱我怎么不知道。”

“到底谁那么有胆量泡到连连的?”

是的,虽然茨木很想帮一目连澄清这个这是流言而已,但是从来和谈恋爱不沾边的室友难得被卷进这种花边新闻,当然是喜闻乐见添把柴火跟着一起嗑瓜子凑CP啊。

“这个发言,难道是?”

“不要看了,肯定是茨球小天使了。”

“HHHHHH前排合影,炸出大佬了,来来来有什么消息大家一起交流交流热闹热闹。”

“茨木学长我是你的小迷妹啊!快看我一眼。”

“别想了人家小天使早就是人生赢家了,你们难道没看那个关于狗茨CP实锤的贴子吗,人家男朋友可是新生小鲜肉大天狗。”

“这个我看了,哇大佬就是大佬根本学不来的,学习好还会撩,这个速度我服。”

“唉,我就想点进来看个热闹的,结果又是一嘴狗粮【手动再见】”

“所以,我们的一目连学长到底喜欢谁啊?茨木学长你是他室友肯定知道点小秘密的,快告诉我们他最近在和谁聊天?”

“我们文学系的高岭之花也要沦陷了,但是真的超级好奇能被连学长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超喜欢连连学长的,所以有没有大佬来分享一下小道消息的,要是对面不喜欢连连学长,我打爆他狗头。”

“连连学长真的超温柔的,很羡慕被他喜欢着的人。”

“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还指望你们能说点有用的信息。”

“啊,茨球也不知道啊,看来我需要好好观察了。”

“好好观察+1,迟早扒出那个人马甲。”

“好好观察+2,然后趁他还不知道连连学长喜欢他,大晚上把他抛尸野外。”

“哈哈哈哈哈楼上你画风突变,但是我想说,情敌请带上我。”

…………

茨木看到留言越来越多,但是没一条是有用的。

“到底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算了流言止于智者,我不说过几天也没人关注了。”

一目连知道大多数都是凑热闹打发时间的,看评论都是进来聊天,也懒得管了,反正过几天就是校园开放日,也没人关注这个了。

“好吧。”

但是茨木还真的很好奇。

一目连,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

那当然是,没脸没皮臭不要脸一肚子坏水还偏偏长了一张正人君子很好看的脸。

这是某天茨木的美人室友也加入他们狗粮大军后,茨木总结出的观点:“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没办法追媳妇要脸的话,那大概你就只能某天同学聚会和别人磕唠的时候感慨一下我的青春就这样没了,然后大海啊都是水,初恋啊都是鬼。

偏偏一目连又是好脾气,知道以后也就让他跪了1小时键盘,然后心一软看他那么乖就原谅他了。

也就一目连受得了那么皮的男朋友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

“茨球,等下我约了荒排练我们那块的动作,拜托你一个人在寝室蹲着了。”

“没事我约了狗子吃鸡,连连你们加油啊。”

直到一目连拿上手机关好门之后,茨木才反应过来:那个学弟什么时候和连连那么熟了?

可惜茨木一瞬间抓住了重点,却没有深究,让自己冰清玉洁的美人室友就这样被名为练舞,实为约会去了。

此时,那个贴子也更新了一条。

“我看到连学长出寝室门了,我正好隔壁寝室的,你们说要不要偷偷跟踪一波,但是感觉被发现了会被当成痴汉的吧。”

“小哥哥不要怂,快上啊,现场直播全靠你了。没事你就告诉我们连连学长到底去干嘛了,这是找出那个连连学长喜欢的人的好机会啊。”

“兄弟,我的幸福生活全靠你了,我今天刚刚和朋友赌连连学长喜欢是是荒学弟,要是凉了我一个月的生活费都没了。快去看看是不是找荒学弟了。”

“楼上带上我,我也押荒学弟,还以为就我一个吃这对没想到还有道友。”

“哇,荒同学一进来我就看上他了,长的又帅简直超模胚子,真的是太适合我们连连学长了。”

“HHHHHHH楼上你有毒,看前面我还以为哪个荒的迷妹混进来了没想到大起大落。”

“话说你们那里看出来的荒学弟和连学长的CP感啊,就我感觉他们根本没有交集,不过是拉郎配吗?茨连都比这个有根据吧,虽然人家是朋友但是总归比拉郎好。”

“哼,我CP滤镜那么厚,就让我意淫一下这对啊!”

“没事,你们很快就会看到了。”

………………

一目连根本不知道这个贴子已经从“一目连有喜欢的人”变成“扒出那个人马甲”到“据说一目连喜欢的是荒学弟”。

是谁兴风作浪一清二楚不用猜了。

小号多还真的了不起了,带节奏就算了还能带成功,这就学不来只能跪了。

“你已经到了?那你等我一会儿,我出门晚了一点。”

“我请你吃东西吧,这次是我迟到,又让你等我了。”

“没事,连连你慢慢走,我不急的。”

“好。”

上次被荒发现茨木叫自己“连连”后,荒似乎就和这个称呼杠上了。

“明明一开始还叫我学长的。”

但是每次听到他喊自己“连连”,自己总会控制不住地脸红。

“好好的什么不学。”

虽然嘴上每次都这样说,但是一目连还是不好意思让荒改回来。

“也就一个称呼,其他很多人也这样啊。”

虽然荒更想叫一目连“媳妇”,但是还没追到手也就只能脑补想象了。

“学长他去了学校的便利店,好像买了什么。”

“学长他出来了,看这个方向好像是去B号楼?”

“感谢小哥哥,B号楼我记得都是排练室,连学长去那里干什么?”

“窥屏到现在我不想忍了!画重点:排练室”

“难道是,排练室play?”

“喂,楼上你梦里吗?我们连连学长冰清玉洁,一看就是去排练的,你忘记下周就校园开放日了吗?”

“也对啊,求知情人士剧透到底学长是那个节目,我要台下打call”

“别想了,每次节目都是开放日前几天才公布。”

“报告组织,我阵亡了。”

“我尾随连学长。”

“然后人家是去排练的。”

“但是你们没人提醒我,为什么里面还有荒?”

“连学长没有发现我,我本来想蹲在门口偷偷瞄一眼的。”

“谁知道被荒正面发现,那个眼神,我现在很害怕,会不会等下我被他社会了?”

“同志们,散了吧,荒和一目连可以实锤了。再说他们是拉郎我要和你谈人生!”

“学长和学弟才是真爱!其他一律不听!”

“我不听,连连学长不承认我还是站我连!”

…………

那天,平安京大学的学生又想了被贴吧支配的恐惧。

那天,荒和一目连这对CP被一群吃瓜养老的路人刷出“平安京大学目前最不科学的拉郎”



感觉我已经成为搞笑博主了
越写越水
我会快点让荒总泡到连连的【大概不是有生之年】
为什么这个沙雕产物能写这么长这么水啊QAQ
滚去刷卷子了




评论(2)

热度(36)